廿一世紀新社會學:漂泊的台灣社會 博客來網路書局 博客來書店網路書局

廿一世紀新社會學:漂泊的台灣社會



博客來

博客來

嗨!

您正在找 廿一世紀新社會學:漂泊的台灣社會 這本書嗎?

這本 廿一世紀新社會學:漂泊的台灣社會 在博客來就可以買的到!

而且在博客來訂購 廿一世紀新社會學:漂泊的台灣社會 還享有優惠價唷!

還有博客來會不定期的舉辦一些如購物金贈送或是使用折價券折抵的活動,

購買 廿一世紀新社會學:漂泊的台灣社會 自己可以選擇是否要使用7-11取書(貨)服務,亦或是選擇使用宅配到府服務,真的很方便!

底下是 廿一世紀新社會學:漂泊的台灣社會 的內容簡介



我們為什麼要獨立或者統一,為什麼要將我們的力量消耗在這個歷史所遺留下來的困境上。我們現在的生活秩序難道就不是人類自古以來的一重新型方式嗎?這難道不是我們要向全世界爭取同情與認同的新方向嗎?「台灣」不是漂泊在西太平洋中的一個小島,也不是沉浮在片段的歷史波浪中,它是超越現行國際關係體制以及當今社會科學的思維限制,並且接軌全球社會的符號。它同時也是調整社會生活結構與人民心理規律的導引。

作者簡介

林信華

學歷:德國畢勒費德(Bielefeld)大學社會科學博士。
經歷:南華大學歐洲研究所所長、南華大學社會科學院院長。
現職:佛光人文社會學院社會學系教授兼系主任。
近五年專書─《符號與社會》(唐山出版社)、《邁向一個新的歐洲社會》(五南圖書)、《文化政策新論:建構台灣新社會》(揚智出版社)、《超國家社會學:兩岸關係中的新台灣社會》(韋伯文化)

  • 出版社:洪葉文化

    新功能介紹
  • 出版日期:2004/05/01
  • 語言:繁體中文


商品網址: 廿一世紀新社會學:漂泊的台灣社會

博客來











基礎社會研究法:質化與量化取向(修訂版)



The Invisible Citizens of Hong Kong



社會工作概論



社會學(SOC, 2e)



社會政策與社會工作學刊(第十八卷第一期)2014.06月



Understanding South Asian Minorities in Hong Kong



原住民族的主權、自治權與漁獲權



Tea in China:A Religious and Cultural History



社會學



專題製作-問卷調查篇-修訂版(第二版)



定向行動



社會科學概論:多元觀點的透視(第二版)





博客來書店網路書局









兩極化與分寸感─近代中國精英思潮的病態心理分析(平)



兩極化與分寸感─近代中國精英思潮的病態心理分析(精)



社會政策與社會行政



社會政策分析



馬克思論方法



韋伯社會科學方法論釋義



臺灣社會的變遷與秩序(政治篇)(精)



鄉村社會學



理性化及其限制



東歐的新馬克思主義



馬克思主義的若干理論問題



晚期馬克思主義



鄉村發展的理論與實際(平)



松下理想國



一九九一文化評論



都市社會學理論與應用





博客來

商品網址: 廿一世紀新社會學:漂泊的台灣社會

博客來



歌謠──樂音,萬物之聲。──歌謠,山海之靈。祅教師如此講授咒謠的真諦。



不過,婆娑卻始終無法感受到咒謠的真義。儘管,婆娑在祅學士當中出類拔萃,實力獨占鰲頭。一如魔蝠長老的眼光預測,婆娑天資卓越,鶴立雞群。

無論是靈符或者咒謠,婆娑對於各項靈術駕輕就熟,甚至也曾在艱險萬難的魔競塔比試中毫髮無傷。但……他卻對眾妖稱羨的力量沒有太多感覺。

對於婆娑而言,能否贏得眾妖肯定、能否修練成舉世無雙的大妖怪,都毫無意義。

只要日子能順利過下去就好。

畢竟多麼努力,多麼奮搏,仍敵不過「靈數」的安排。鬼市之妖咸信,妖鬼神魔各自擁有特異靈數。不同靈數,將造就不一樣的際遇。不過,靈數的概念非常廣泛、複雜,非一語能道盡。婆娑在一葉的口中,得知人界似乎流傳類似博客來書店想法,稱作「命數」,或者類似「緣份」之義,不同情境各有不同的用法與概念。

靈數靈數,靈之有數,魂火生滅,冥軌鋪路──這首俚俗歌謠,在鬼市傳誦許久。

既然靈數已然命定,會成功會失敗都是注定。

婆娑領悟這件事之後,就看得很開。從此隱藏自己,也盡力不在眾妖面前展露能力。

祅學館的學習歲月悠長無盡,卻令婆娑感覺單調,祅教師在課堂上反覆解釋咒謠的運作道理。例如,怎麼使用古祅語來吟念咒謠,或者使用特殊物品來加強咒謠威力,皆是祅學館課堂重點。

當然,靈界之妖本身即可運轉靈力,只不過若藉由咒謠、靈符、寶器的輔助,靈力發動將威能倍增。

在祅學館之中,共分三個年級。一、二年級會修習初級、高級的靈符與咒謠,也要兼修祅史課、古祅語課……等等課堂,而三年級的祅學士,則必須活用各種技能,通過學館教師的最終考驗,才能算是修練之路大功告成。至於每個年級的晉升,有長有短,只要通過魔競塔的試煉,就能前往更高的年級。歌謠社成員中,除了琥珀是一年級生之外,其餘成員皆屬二年級祅學士。

──語言即是無形的符咒,傳唱歌謠則成為超越時間與空間的力量,是「真義」的傳承。字語可成正面的能量,也能成為負面的詛咒,音符是串聯起一切事物的契機。

在咒謠課講述高級心法的祅教師,如此諄諄誡誨。

真有如此神奇?婆娑半信半疑。

例如,古祅語本身,就是反駁祅教師最好的證明。古祅語,其實很多字義沒有傳承下來。目前靈界流通的咒謠,能理解其義的古祅語只有一半,另一半都是有形有音卻不知其義的語字。但就算如此,只要能正確發出古祅語音節,同樣能以靈力催動咒謠。

若咒謠真能傳承「真義」,那麼這些早已遺失意義的字語,該如何解釋它們的存在?

咒謠,僅僅只是一項「技術」而已。為了運轉靈力,必須採用的技術。

就如同這次為了抵住宿費,必須在旅館演奏廳演出一樣,只是一種手段。

對於這次在人界演奏樂曲,眾妖並沒有特別進行準備。雖然當初蛇郎信誓旦旦,保證能讓人們對歌謠社的演奏刮目相看,但幾天下來,卻沒見到蛇郎有什麼特別的規畫。

婆娑只能苦笑。蛇郎當時的宣言,是不是隨意說說罷了?

不過,就算沒有特意準備,婆娑也不太擔憂歌謠社搞砸演出。畢竟眾妖的演奏底子都強,就算只是彈奏旋律簡單的小調,應該也能符合那間旅店演奏廳需要的演出標準。

隨著社團旅行的日子接近,社員們興致越來越高昂。杜鵑甚至製作起介紹人界文化的指導手冊,發給每位成員一本。

出發日,眾妖來到冥漠灘,乘上小船,在杜鵑引導下,先航往西瀛群島。抵達碼頭之後,再搭乘往來於鯤島、西瀛之間的交通船。

不久,大夥兒便順利穿越黑海,抵達島岸上的北城碼頭,轉往大稻埕街道。

這時,杜鵑請眾妖在街上暫時等候,她先進旅店辦理住房手續。

沒想到,才一眨眼的工夫,辦好手續的杜鵑踏出門口,就看不見眾妖蹤跡。

她汗流浹背尋覓,才在附近巷弄尋獲眾妖。

會合之後,大家便往旅店走去。

菟蘿揮揮手向蛇郎詢問:「社長,這回演奏,我們該選什麼曲目? 歌謠社裡,只有你遊歷過人界,應該知悉一些人類流行的曲風吧。」

蛇郎答道:「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舊事,如今觀來,鯤島風情早已大不相同,街頭上播放的音樂也五花八門。目前人族的音樂美學是什麼,我無法立即斷言。也許……得改變我們習以為常的樂曲風格。」

婆娑曾聽菟蘿提及,蛇郎來鬼市之前,曾在人界鯤島遊歷多年。照這樣推算,蛇郎的妖齡甚至可能長達兩百多年以上,應當是眾妖之中最有道行的妖怪。

至於蛇郎在人界的經歷,婆娑偶爾也會從學館中的閒言閒語得知一些八卦。

據說,蛇郎曾與一名人類女子結縭,結果女子的親姊嫉妒小妹,竟殘忍殺害妹妹,並假扮為蛇郎的新妻。但,蛇郎真正的妻子精魂未滅,竟幻化為青鳥,想要通知蛇郎。幾經波折後,真正的妻子終於恢復肉身,讓蛇郎得知真相。蛇郎最終趕走假妻,與真正的愛人同在一起。

可能因為蛇郎有些名氣,因此這類不知是真是假的傳聞,在學館裡不脛而走。婆娑也明白,這類傳聞聽聽就好。畢竟,這則傳聞破綻百出。

例如,如果蛇郎真與人族結親,蛇郎沒發現妻子被調換,實在太詭異。

關於蛇郎任何事,婆娑總無法一眼看透。尤其是眼前認真討論起樂曲的蛇郎,與平常在歌謠社的散漫神情相比,截然不同。

菟蘿問起:「以前我們排練的曲子,都是迎神祭常用的樂曲,像是〈迎神八音〉、〈奏鳴春〉、〈將軍令〉……這些適合嗎? 」

蛇郎答道:「可以是可以,暫且先演奏這些曲子吧。不過,節奏似乎要再柔緩一些,我來想想該如何編排。我的月琴,適合當伴奏襯底,婆娑負責鑼鈸、小鼓,琥珀則是嗩吶,菟蘿你的二胡做為曲調最重要的領奏……」

杜鵑聽到眾妖討論音樂,趕緊插話:「差點忘了提醒你們,在人界演奏歌謠,其實有禁謠令的規範。」

「禁謠令?那是什麼?」菟蘿納悶詢問。

杜鵑摸摸鼻子,思考了一下,才向菟蘿回答:「其實這是很古老的法律條文,嚴禁歌曲裡傳唱一些怪力亂神的東西。甚至,會禁止歌曲中出現太多的歌詞。演變至今,現在興國的樂手演奏音樂,早就習慣不吟唱歌詞了。聽大哥說過,以前還逮捕了很多吟唱歌謠的道士、法師,或者是原住民巫師。不過……這是很久以前的法令了。現在的音輔法其實沒那麼嚴格,連審查歌曲的禁令也在十年前就廢除。」

杜鵑繼續解釋,音輔法包含了禁謠令與審歌令。

「原來如此。」菟蘿恍然大悟:「難怪妳剛來我們歌謠社,聽到我們演唱起全曲都有歌詞的樂曲時,會那麼驚訝。」

「我聽到你們演奏之前,完全沒想過,竟然還有這種音樂形式。雖然很驚訝,但我也非常喜愛,徹底被你們的演奏吸引住了。」杜鵑笑著說。

「我以前在島上生活,當時人族建立的國家,應該叫月國吧?那時候,從來沒有這種莫名其妙的律法。」蛇郎遙望遠方,若有所思。

「月國時代,距離現在已經很久了啦。後來鯤島經過火國統治,現在則是興國時代喔。總之……」杜鵑拍拍胸脯,說道:「別擔心!都過了那麼久的時間,禁令已經寬鬆很多。就算演奏古調,應該不會有太大問題。畢竟,我大哥是在警隊任職喔。就算真的違禁,他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哈哈,安啦!」

大家邊說邊走,不知不覺,已抵達郁金屋門口。

(精采內容摘刊完畢,其他內容詳見《妖怪鳴歌錄》一書,九歌出版)

(中國時報)



AC3FC6A0915D922C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